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9-03-25

刘肖2012年从万科战投部调到杭州,成为杭州万科总经理时才33岁。那年他们在杭州良渚文化村搞了一场跑步比赛。

那时的良渚文化村真是荒凉。半夜市区嗨完,打车回良渚的君澜酒店,在山里绕了一个小时,司机愣是找不北。

你那时要是跟我说,会有女作家在那开书店,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不过对于跑步来说,良渚是个挺好的地方,有山有水。跑步比赛也特别专业,选手们都面黄肌瘦,一眼看过去,好多人都和我一样,满脸青春痘,是每天宅家撸啊撸的年轻人。

1500米比赛,最后我竟然跑了亚军。冠军比我快了20多秒,名字叫郁亮,他那年47岁。

那场比赛失利后,我沉寂了两年。每天发愤图强,去健身房跑步,体重终于从130斤跑到了150斤。但之后几年,一直没有机会在赛场上教训下郁亮,一雪“20秒”之恨。

郁亮跑去登山了。

有人多年前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王石引用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顶就在那儿。

王石也是一座山。山顶在那儿,万科曾经也在山顶上。万科和王石的好学生郁亮以后的位置在哪,这是郁亮要想的问题。

郁亮后来像王石一样,登上了珠峰。一年多后,我和他在万科大梅沙总部吃了个晚饭,看到他办公室里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从珠峰顶上带回来的石头,上面写着:

2013年5月17日12点35分,珠峰,8844米。

那次吃饭,郁亮桌子上放的手机,还是华为mate7;王健林还是首富,姚振华还不是野蛮人;吴向东刚结束调查,回到华润,做了助理总经理。

若没宋林案,吴向东本极有希望把“助理”两个字去掉。

那时中国人都在追捧“互联网+”。我一直不懂这个“+”是什么意思,万科也不懂。地产界“三好学生”于是把卖情趣用品的马佳佳,请去深圳公司上课。

中国的90后杰出代表做了一个很炫的PPT,她对着台下60后、70后的地产高管说:


90后不买房。

这份PPT后来流传甚广,有人说,50年代的王石构建起来的地产观确实需要推倒,重新构建一种多元的地产观了。

1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2015年之后,很多事开始分道扬镳。

唱空中国楼市的言论,在这一年到达了巅峰。万科也有点慌,郁亮在人民日报提出了“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的观点。

这艘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何去何从,郁亮当时心里,应该也没多少底。

郁亮高调地带着高管们去华为、黑石、小米等企业取经。回来后,我问他取回了什么真经。他笑着说,这其实是为了倒逼员工学习。

我追问他,房地产还能干多久,万科要怎么转型。他指着万科总部外面海拔943米的梧桐山说,转型就像爬梧桐山,我们站在山脚下:

山上没有任何路,但我们知道山顶在哪,现在要把路走出来、找出来、杀出来。

没想到,饭吃完后没多久,宝万开战了——这是中国商业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恶斗。

然后央行和三四线棚改都开闸了。乘着“带头大哥”的巨大变动,恒大和碧桂园的轻舟,乘着政策的东风,轻轻松松地越过了万科的万重山。

当年马佳佳的“90后不买房”,的确影响了一大批年轻人。只是四五年过去了,国内大部分城市的房价都翻了一倍。我不知道马佳佳有没有买房,但如果其他90后听信了毒鸡汤,应该会遗憾很多年的。

这四五年里,陆陆续续又跟郁亮见过几次面。前几天,是多人的饭局,有人问他这几年路走出来了吗,他说:

路还很模糊,有时候你要登到山顶,才知道你来了。

上周,他还在给员工的邮件里说,很抱歉,几年过去了,万科的转型并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我们找不到一个和房地产一样赚钱前景的行业。

房地产真是条不归路。这些年,向上游的金融产业转型的大公司,泛海、万达和复星等,今年都遇到了各自的问题,而向下游的养老、长租公寓、物流等产业转型的万科、绿城等,虽然做了也不少事,但焦虑感仍旧很强烈。

开年后,中国最大的三家房地产企业,房子都卖得不好。

碧桂园下滑最严重,330亿元的销售额,还不足去年同期的一半。澎湃新闻报道说,碧桂园正在大裁员,有些部门裁员一半。

许家印前几天则开会说,恒大旗下所有房子九折销售。

现在,“路在何方”这个问题,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我问过郁亮怎么看许家印和孙宏斌投资贾跃亭,他直言说“看不懂”,但我问他怎么看杨国强做机器人产业时,他则说:


不要问我这个问题,杨主席是我的好朋友。

这些问题,其实我去年也都问过杨国强。

这四五年,我偶尔会想起在良渚文化村找君澜酒店的那个晚上。我仿佛坐上了一辆失明的出租车,在茫茫旷野里前行。

其实,我们这四五年,何尝不是如此。

2

去年夏天和郁亮见面的时候,郁亮桌子上放的手机是华为MATE10。他跟我等等吧,MATE20马上要出了。

前几天看到他的手机,果然已经换成了MATE20了。我也换了手机,是42寸液晶的iPhone XS Max。

宝万之争的阴影,似乎快要过去了。他去年跟我说,过去三年,对他个人而言,是在万科三十年以来最紧张、最复杂的时刻,但他顶过来了。

相关文章:

快捷新闻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02-2018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