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从公告石碑到数字移动端报纸:记录新闻的创举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9-04-03

原标题:报纸 记录新闻的创举

从罗马帝国的公告石碑、汉代的木简绢帛,到飘散油墨清香的德国古登堡铅字印刷,乃至移动端的数字新闻报,报纸的形式在不断发生变化,然而“刊载新闻、定期出版、公开发行”的核心特征始终未曾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报纸也将永不会消失。

世界上最早的报纸出现在中国

公元前60年,尤利乌斯·凯撒被选举为罗马共和国的执行官。第二年,他做了一项决定。凯撒命令将元老院和公共集会所作的议题都记录在案,刻在金属片或石板上,每日定时在罗马市民攒聚的广场上公布。凯撒将其称作“Acta Diurna”(拉丁语),翻译过来就是“每日纪闻”。

“每日纪闻”的内容既包括罗马法庭最新判决、元老院立法、执行官近期指令等官方部分,也囊括了罗马市民的出生、婚嫁以及讣告等私人内容,所以通常认为,凯撒的这个创举兼具了现代政府公报与大众新闻的某些功能,可以看作是西方报纸最早的雏形。

15年后,罗马共和时代结束,凯撒的养子屋大维开启了罗马帝国时期,但“每日纪闻”却保留了下来。此时这些印刻着每日纪要的石块在被广场公示的基础上,又进一步被誊抄、翻译成不同版本,发布于罗马帝国统治下以地中海为核心的亚、欧、非的广袤区域;直到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东罗马帝国定都君士坦丁堡,“每日纪闻”才退出了历史舞台。

凯撒在位时不仅关注“每日纪闻”的定时发布,还对展示时间以及撤下之后的保存安置做了详细安排,但历史学家们至今没有找到“每日纪闻”的实物残留,所以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报纸,还得回到东方来看。

从汉初到清末,一种名为“邸报”的官方报纸一脉相承,从未终止发行。所谓“邸”,是各地方政府设立在京城的办事机构。在凯撒时代一百多年前的中国汉朝初期,各郡设置在长安的“邸”中,有专人负责收集、传抄张贴于宫门前的朝政纪要和最新官旨,通过驿站传递给最终读者——太守来参阅,因此“邸报”又别称“邸抄”或“宫门抄”。

最早的“邸报”被抄写在竹简或绢帛之上,随着东汉造纸术的出现,易于携带、收藏的纤维纸成为书写材料。出土于清末敦煌、现藏于英国不列颠图书馆的《进奏院状》(唐僖宗光启三年)就是在长约97厘米、宽约28厘米的坚韧纸张上,由左向右竖书了六十行。

这种手抄的传播方式从唐代起,萌芽出被木刻印刷取代的痕迹。唐玄宗开元年间,官府钦定发行的《开元杂报》采用的是木刻印刷术;到了明末崇祯年间,邸报的印制已经开始使用活字排版技术。印刷术使其发行量跃增,发行流程也更为规范。唐宋时期,官报经过进奏院编拟再由枢密院审核“定本”后方可排印,再途经驿站传递全国各地;明朝时,设置了专门的通政司进行邸报编发;而清朝除了“邸报”,还有面向平民的“京报”,有专门的报房做内容编撰、发行和管理运营,初现现代报社的端倪。

但究其实质,汉代以后,“邸报”的发行机构都是中央政府,都以自上而下的教化为目的。

铅字印刷和城市兴起为报纸发展插上翅膀

在西欧世界,报纸的通名“Gazette”(格塞塔),本意是一枚威尼斯硬币。

16世纪中叶是航海大发现的时代。继罗马帝国分裂一千两百多年后,地中海又一次成为了世界中心。而地中海的中心——位于北端的意大利港口城市威尼斯,不仅占据着海上贸易的核心枢纽,穿梭其中的船只也带来了四面八方港口的消息。战争情势、城市动向、贸易价格、法庭判决、气象交通……对于商人们来说,凡此种种都必须加以关注,审时度势,以免错失商机。有威尼斯人专门收集、整理以上消息,以手抄报的形式在商人和贵族间贩卖。这种手抄报因为以一个威尼斯铜板(Gazette)即可购得,便被称为“Venice Gazette”,即“威尼斯公报”。“威尼斯公报”不是世界上最早的报纸,但它背后的运作者们可以算作是世界上最早的新闻记者。

因为需求量激增,威尼斯公报很快由手抄改为印刷,15世纪古登堡的金属铅字模版为这一刻已等待良久。纸张在等待字模,字模在等待油墨,而油墨,在等待它更多、更多的读者。

每个清晨来临之前,城市中的人们还在梦乡酣睡,报业集团的机器就开始轰鸣,源源不断吐出数以千万计的印刷报纸,打包、分装、投递到街区各个角落。当人们醒来时,早餐与报纸开启了他们的一天。在城市两端的人们生活迥然不同,但所持报纸的内容却分毫不差。

德国古登堡的铅字印刷,开启了一个时代,报纸上的消息得以批量印刷、毫无差别地传递到普罗大众手上。

相关文章:

快捷新闻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02-2018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