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 正文

谁动了“新闻”的定义?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20-10-16

美国纪录片制片人查尔斯?斯特林在《大众传媒革命》一书中写道:“传统新闻媒体的聚合以及当今新闻报道向网络的迁移,正在彻底改变并扩展传统的新闻定义。”[1]其实,“新闻定义”的改变并非始自今日,只不过“于今为烈”罢了。最近《洛杉矶时报》用机器人代写新闻,南加州大学拟开设“眼镜新闻学”的课程,都为这一说法作了注脚。

经典的新闻定义及其发展

陆定一曾在1943年提出过一个影响深远的定义:“新闻的定义,就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这一定义因其尊重“事实”的唯物主义属性及符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而长期被中国新闻界奉为圭臬。密苏里新闻学院已故前院长莫特(Frank Luther Mott),也下过一个极其类似的新闻定义:“新闻是新近报道的事情。”[2]

1981年,甘惜分教授对陆定一的定义提出了质疑。他认为:“新闻是报道或评述最新的重要事实以影响舆论的一种特殊手段。”[3]这一定义在“报道”之上加了“评述”二字,等于将新闻评论、新闻述评等评论性的体裁一并划入新闻的范畴,扩大了“新闻”概念的外延。1983年,陆云帆在《新闻采访学》一书中提出:“新闻是新近发生或新近发现的事实的传播”。这一定义在承认新闻的“事实”属性的基础上,增加了“新近发现”一词,意味着“旧闻”经过“新近报道”,也一样会成为新闻。

在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等“三论”深刻影响社会科学的年代,郑州大学的项德生教授在其参编的《当代新闻学》一书中提出:“新闻是及时公开传播的非指令性信息。”郑保卫教授2004年认为,“新闻是公众关注的最新事实信息的报道。”与西方众多的新闻定义一样,该定义强调了“公众关注”这一受众属性。

以上定义,“横看成岭侧成峰”,都堪称经典,它们与时代的发展、思想的解放呈现出一种同构关系。

传统媒体时代新闻定义的突破

美国媒介社会学者迈克尔·舒德森认为:在杰克逊时代,“新闻”是制造出来的。也就是说,那时的“新闻”并不符合“事实”的属性。他认为,直到1896年,在黄色新闻蔓延的背景下,《纽约时报》开始强调新闻的“信息模式”,摒弃了“故事模式”。[4]1896年,赫斯特在美西战争中的一句名言——“你提供图片,我提供战争”,开了“制造新闻”之滥觞。

20世纪30年代,解释性报道的兴起,再一次改变了美国的新闻定义。柯蒂斯?麦杜格尔认为,解释性报道是美国新闻界的一次重大变革。这一文体凝聚着他对报人的期望:“保持客观、描述生动、观察细致,最重要的是能在社会、经济、政治趋势的大背景下解读时事的含义。”[5]近年来享誉国内新闻界的“华尔街日报体”,也对新闻写作的“故事化”进行了创新。

20世纪60年代,汤姆·沃尔夫(Tom Wofle)提出“新新闻主义”,反对报道中只有事实的写法,主张新闻写作借鉴写小说的方法。新新闻主义因为远离了客观报道而受到激烈批评,并在80年代走向衰落。与此类似的还有一度成为我国报纸副刊主打内容的报告文学。由于其过多的文学描写为“新闻纸”所不容,以致在世纪之交逐渐淡出新闻界。

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北卡大学的菲利普·迈耶教授提出的“精确新闻学”,即要求新闻工作者借鉴社会学家和行为科学研究者的方法,对社会现象进行调查研究,并在取得数据和分析数据的基础上写出准确、可信的新闻报道。“精确新闻学”的概念在90年代中期被引进我国新闻界,《北京青年报》曾辟有“精确新闻”版,《中国青年报》也于1995年开设《调查·观察》专刊。与“精确新闻学”相对立,美国和中国还曾出现“模糊新闻学”的思潮。这一思潮认为,由于时效性的要求和新闻事实的不确定性,加上国内对批评报道特殊语境的考虑,应当允许新闻报道在用语、时间要素,甚至报道对象等方面有一定的模糊性。但是,“模糊新闻学”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上,都未引起新闻界的普遍关注和认可。

网络时代新闻定义的扩展

网络时代新闻定义的进一步扩展,很大程度上是拜媒介技术进步和传播方式改变所赐。美国阿拉巴马大学的史多维尔教授2004年即在《网路新闻学》(Web Journalism)一书中,探讨过网络时代新闻定义的扩展。他认为,网络的平等性将使新闻性质发生巨变。

从“报道者——报道对象——报道时机——报道方式”的新闻生产流程来看,“新闻”在网络时代确实被赋予了更多新意。

1.报道者

快捷新闻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02-2018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