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达人 > 正文

强行拆除污水厂运行设备安装其指定厂家设备 泗县环保局被指权力寻租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9-04-20

  晒台

  本报记者 李光明

  “五一”假期过后,江苏省南京众泰玻璃钢管道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员到公司所属的安徽泗县污水处理厂了解生产经营情况,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该公司价值25万余元的污水在线监测设备被拆除在一边,几位陌生人正在安装另外一套设备。  
 
 
 
经过询问,陌生人告诉泗县污水处理厂的管理人员,他们是根据泗县环保局的安排来厂拆除并安装环保局指定设备的。

  这些情况,南京众泰和泗县污水处理厂根本就不知情,泗县环保局也没有通知他们,而这几个陌生人的话又无法证实,也没有提供泗县环保局的书面文件。面对25万余元的设备被无端拆除,泗县污水处理厂只好拨打110报案,报请公安机关以涉嫌损害公司财物进行立案。

  无执法法律文书就强拆强安

  110民警赶到现场后,这几位陌生人给环保局有关人员拨打了电话,随后,环保局派出执法大队的人赶赴现场,声称在执法。但却不能提供拆除泗县污水厂污水在线监测设备的执法文书,只是口头宣称泗县污水处理厂的监测设备多次出现数据异常。一个不让安装不是自己购买的设备,一个要强行安装,场面一度出现混乱。

  当时接到举报、长途奔袭赶赴现场的记者看到了全过程。面对混乱状况,记者不得不亮明身份,才使场面平静下来。110民警也现场将案件转给刑警队,很快刑警到现场进行取证。泗县环保局、建设局的相关负责人才赶到现场,并接受了警方的询问。

  泗县环保局副局长李刚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他们确实没有下达拆除污水处理厂在线监测设备的执法文书,强制拆除是在执行市环保局的要求。因为宿州市今年开展了全市企业违法排污大排查活动,4月30日前必须将存在的问题整改。泗县污水处理厂的监测设备自去年9月份安装以来一直不稳定,多次出现数据异常,影响了泗县污染减排任务的完成。尽管没有作出强制拆除的执法决定,但环保局把按照市政府督查意见“立即更换自动在线监测设备,4月30日前安装完毕,实现第三方运营”的相关报告也给了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不更换,我们只能按照市里意见强行更换”。

  指定的设备高于市价近一倍

  “我们的设备也是国家许可的自动在线监测设备的生产厂家生产的,不过不是当地环保指定要购买的产品罢了。”南京众泰集团办公室主任徐泓向记者出示了他们设备的许可证和合格证书。他说,去年8月污水厂接到宿州市环保局《关于限期做好排污口规范化整治及自动在线监控设施安装验收工作的通知》,要求必须在9月底前安装到位,完成比对监测和验收工作。在此期间,宿州市环保局主管的领导和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多次要求厂方必须选用他们指定的安徽碧水公司代理销售的自动在线监控设备,并将安徽碧水公司的销售人员带至厂里,要求与其签订销售合同。“根据比对宿州市环保局提供的设备性能和价格,我们发现宿州市环保局指定的设备价格高于市场价格近一倍。因此我们并未采购宿州市环保局指定的设备,并在规定的时间内安装到位。”

  由于没有按宿州市环保局的要求购买指定设备,宿州市环保局和泗县环保局等多次对污水厂的自动在线监控设备进行了检查,并以相关在线监控数据异常为由分别于2008年9月至2009年4月多次致函泗县污水处理厂,要求更换其指定设备,否则后果自负。同时,还对厂方处以5万元罚款。泗县污水处理厂相关负责人说,环保部门明确说只要换成合肥碧水公司代理销售的设备并由碧水进行第三方运营,肯定不会有问题。无奈之下,他们到宿州市环保局和碧水公司洽谈,碧水公司不仅在环保局有办公室,而且领导还参与谈价格,“更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由合肥碧水公司进行第三方运营,每年还要支付8至10万元运营费,而我们自己运营费用只要不到四分之一”。

  徐泓说,众泰集团于两年前通过泗县人民政府招商引资进入泗县,并通过政府招标以民营资本运营方式组建成立了泗县污水处理厂,总投资达2500多万元,根据设计要求一期工程预计日处理污水2万吨,但远没有达到。而每月正常运转成本就达30万元,收益仅有几万元。截至目前,还有近200万元污水处理费未收到。企业考虑到成本,所以最终没有谈妥。

  据徐泓介绍,“五一”前,泗县环保局向南京众泰集团传真了由泗县环保局、建设局共同与安徽碧水公司签订的35.3万元的设备购销合同,并告之南京公司设备款将从污水处理费中扣除。“我们准备五一后与他们交涉,不想根本不打招呼就强行拆除了我们正在运作的设备,安装了他们指定的设备。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权力的一次"强奸"行为,我们当然不能接受。”

  泗县环保局向记者出示了这份由泗县环保局、建设局与安徽碧水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李副局长说,35.3万元的价格也是先前南京众泰与碧水公司谈的价格,只是南京众泰最终没有买罢了。“我们想这个价格也是众泰谈过的价格,应当可以接受。”

  指定指导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安徽凯安律师事务所朱波律师说,泗县环保局、建设局强行为执法对象购买设备,不仅有滥用权力之嫌,而且这种购买行为也不被法律认可,泗县污水处理厂可以完全不予接受。对于强制安装行为也必须征得污水处理厂的同意,更不要说强行拆除别人的私有财产,都是违法行为。

  据了解,宿州市要求所有污水处理厂的自动在线监控设备都指定要购买安徽碧水公司的设备,而且要交给第三方运营。一些污水处理厂质疑,宿州市环保局是否有权要求企业必须购买其指定的相关设备,在采购其指定的相关设备后,监控设备的使用和维护还必须交由其指定的第三方运营,这有什么法律依据。

  泗县环保局业务股长尹明星向记者出示了他们的依据。这是国家环保局2005年出台的28号令《污染源自动监控管理办法》。他列举第七条:“环境监测机构指导自动监控设备的选用、安装和使用。”

  对此,安徽省社科院胡从发研究员认为,指定和指导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不能强行卖产品,否则就是变相的权力寻租。

  记者在采访结束准备返回时,泗县建设局副局长何光胜对记者说,他们准备不要钱,把设备送给污水处理厂。

  对此记者提醒这位局长,政府的诚信可能比几十万元更重要。到底结果如何,本报将继续追踪。

  本报合肥5月14日电

[我来说两句]

快捷新闻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02-2018 版权所有

Top